砂磷

奇暖/es/我英/JCA/飞佛/凹凸/中国有嘻哈。

【奥弗/弗奥】不会翻墙的学生不是好医生

食用说明:
是主奥弗/弗奥的学院设定,另奥杰卡/阿苏拉/赫米特/灰鸦出场,ooc有勿喷ww。
感觉不写奥弗/弗奥或白祝/祝白的话文就没人看了xx
可能还有一点点奥杰卡x弗里恩的邪教xx

【高亮 最后一段画风突变】
【高亮 最后一段画风突变】
【高亮 最后一段画风突变】

-

奥兰多床头的闹钟每一分钟响一次,已经响了三十次。十分罕见的是,一直准时起床甚至提前起床的奥兰多一直处于半梦半醒的状态,在梦的缝隙中陆陆续续渗入闹钟浮躁干涩的声音,但毕竟只是插曲罢了,终究奥兰多的思绪还是徘徊在梦境之中。直到梦境循序渐进的剧情走到了末端,闹钟的响声才撕裂了梦幻的空间,使奥兰多顿时清醒起来。

…七点半了?

七点半了。

七点半了?!

弗里恩的闹钟昨天出了些故障,他无心去修理,只是找出一个很久没有用过的旧闹钟随意往床头一放。清晨时弗里恩稍微睁了睁困倦的双眸瞥了一眼旧闹钟上的数字,有刮花与破损残旧表达迟钝的数字传达着4:30分的信息,使弗里恩模糊还沉浸在梦境中的意识倦怠下去,转眼间便沉睡过去。等到梦境走向结尾谢幕时,弗里恩才清醒过来。
…七点半了?

七点半了。

啊,七点半…!

-

然而遇到同样情况的不仅是这二位。

当奥兰多站在学校紧闭的大门面前感到无计可施的危机感时,同样被困在门外去也不是不去也不是的人走了过来。

是奥杰卡、阿苏拉与赫米特。奥兰多与这几位是旧识,奥杰卡在每年军训时的表现一直都十分出色,阿苏拉与赫米特是欧洲古典文化与宗教文化的忠实研究者,比奥兰多低一个年级,和弗里恩在同一班级。“啊,你们,早上好?”奥兰多下意识地挥了挥手朝着众人打了招呼,而后又纠正道,“不过现在也不早了,…哈哈。”

连奥兰多本人都觉得可以说是十分尬笑了。“啊啊啊怎么办怎么办?”奥杰卡十分急躁地沿着学校关闭的大门的边缘走来走去。这位同学一直以军人的标准严格要求自己规律作息,而这次居然会迟到,颜面扫地的感觉油然而生,所以奥杰卡的视线一直朝着教学楼的方向望眼欲穿,不让其他人看见自己焦急的神情。但是两个不务正业整天埋头于图书馆最后一个架子的几本厚厚的欧洲文学书籍中的女人倒是一副无所谓的样子,甚至还声情并茂地讨论起书中一些令人难以理解的内容。

“你们难道不考虑一下如何进入学校吗?”奥兰多在一旁看着,觉得这根本不是解决问题的办法,而看到这几人呱噪的样子更为担心。

“先等那边那个家伙来了再慢慢讨论也不迟。”赫米特抬了抬下巴,奥兰多顺势转身朝身后看去,远处人行道的信号灯刚刚切换成绿灯,斑马线末端走来一个人。

是弗里恩。他并没像那些快要迟到所以加快步伐脚下都快要生风起飞的学生一样恨不得自己的双脚是汽车引擎,看他那个样子好像是很平常的状况,不快不慢的路人脚步。

“弗弗弗弗弗弗弗弗弗弗——里恩!”奥杰卡焦躁得有些迫不及待,“怎么一副不紧不慢的样子?!跑快点啊!”

“哟,老师。”弗里恩一过了马路就对上了奥兰多的视线,眼中戏谑又正经的相对撞的成分交融在一起印在奥兰多的瞳孔内,“我还以为你这样的好学生是不会迟到的,看来是我见识过于浅短了。——这几个人为什么也在这里?那看来真的是老师你的错,昨天来你这里辅导的人都迟到了。”

-

一切事情还要从昨天开始说起。奥兰多,全年级乃至学校的模范生,中考成绩全A+入学,担任班长一职,每次月考与大考都能保持在年级前五名。乍一看上名牌大学是不愁的了,但是“能者多劳”这种词汇不知道为什么渐渐普及大江南北,导致奥兰多被迫去在每周四晚上给高一与高二的学生进行作业辅导。

奥杰卡,阿苏拉和赫米特,还有弗里恩,这几位属于中等之流的通俗学生在昨天也参加了补习。但学长终归不是专业教师,奥兰多也没有什么教人的经验,再加上课堂气氛吵闹,部分女生撩他,部分男生和他开玩笑,导致奥兰多一个晚上像堵车一样走走停停,分身乏术。

九点半的时候那些吵闹的俗人都离开了,只有这几个人还留在这里请教问题。三个女生倒是没什么大问题,就是这个弗里恩令人感到有些棘手与难堪了。明明是他主动请教别人问题,但等别人一来就表现出一副爱答不理漫不经心的样子,搞得奥兰多以为他没听懂,反反复复讲了三四次。

奥兰多其实一开始也是有一点点心理准备的。先前有一个叫小寻的,办了个校园八卦TV,专门去采访那些学校里的红人,其中就包括弗里恩。奥兰多先是听到到处有人讨论弗里恩这个名字,直到八卦TV一播出他才知道原来是真的有这么个弗里恩。干净的银发,纯白色的绷带,一边乖戾浑浊的眼睛,放在动漫里一定是最受欢迎人物的标配。然而这家伙的性格却令人感到束手无策。不管是谁都永远无法预测他的下一步举动,无法揣测他的爱与厌,不知道他下一秒脱口而出的语言会不会像利刃一样穿透你的心脏。

“弗里恩…他以前也是这样的吗?”奥兰多问。

“噢,以前的他和现在的他完全就是判若两人。”阿苏拉说,“初中的时候,你知道吗?乐于助人团结友爱热爱集体关爱动物乐观向上,全市级别的三好学生。”

“啊,可是现在怎么会…”

“神知道。刚入学的时候还好好的,直到一次在泳池里好像出了点事,送去了医务室给那个莫里森医生治了大半天,又睡了几天,一出来就这个样子,我们差点想送他进神经病院。可惜了。”

“就是啊,他那个样子太难以接触了,想得到他的帮助很难,他感兴趣的人才能勉勉强强与他沟通,等过了几天他不感兴趣了就像六亲不认那样。烦死了啊。”奥杰卡补充道。

奥兰多叹了口气。此刻奥兰多一直在琢磨着刚才女生说出的语言,弗里恩的面孔一直与那些话语交替着闪现而过。弗里恩啊,的确是一开始就让人留下十分深刻印象的人,虽然不好相处就是了…奥兰多想,但是又顿时萌生出了想要帮助他改变现状的想法。

听起来似乎并没有可能的样子。不过,从刚才开始,弗里恩就称他为“老师”。…看来是认可自己了吗?是个不错的开始呢。不过,现在奥兰多根本就没时间去想一些有关如何感化弗里恩的问题,而是一直辅导这几人直到很晚了,各位才四散而去。然而,等待奥兰多的还有一大堆他自己的作业。…唉,能者过劳了的话也会慢慢变得不能了啊。

-

怪不得说这几个家伙早上起晚,缘由是昨晚沉迷学习废寝忘食导致。先不管弗里恩配合与否,反正昨晚凌晨奥兰多以自己最快速度写完作业之后,又冥思苦想了半个小时有关帮助弗里恩的方案。真正睡着的时间是3:00。

“奥兰多对这件事情很上心呐…但是弗里恩配不配合就不懂了。不过还是要注意休息。”奥杰卡说。

“没关系的。”奥兰多苦笑道。

弗里恩知道学校有一堵比较矮的墙。这几人差不多绕着学校外墙的小巷走了一大圈,才好不容易找到一处修缮不足的地方。“我先翻过去,然后老师待在这里,我们两边接应,让这些碍事的女人过去。”弗里恩淡淡地说,“我记得这下面好像是一些乱七八糟的植被,反正不会摔伤就是了。”

“喂喂,你什么意思,谁碍事了!”奥杰卡大声说。

“就你最碍事,不爽不要过。”弗里恩说,“老师,你先让我踩着你的肩膀垫垫脚。——你行吧?听说你中考全A+,体育也包括在内哦?”

“没问题的。”奥兰多点点头,走到墙根前单膝跪下,“可以了,弗里恩。”

弗里恩的运动细胞和手脚协调能力还是不容小觑的,在初中时女生们就见证过这一点,比方说修学旅行半夜组织所有人一起翻过宿舍的墙去探险什么的,奥杰卡回忆着。那一次也是这样,修学旅行的那个雨夜,弗里恩一边半开玩笑地说着“奥杰卡超碍事的”,但是还是十分负责地帮助所有人翻过了那堵墙。果然,弗里恩……不是坏人啊。

现在,弗里恩踏上了奥兰多的双肩。令奥兰多意想不到的是,弗里恩的身体竟然意外地十分轻盈敏捷,毫无笨重之感。而弗里恩感受到奥兰多的信念与勇气正源源不断地注入他的身体。没错,就是这种“我准备好了。”“完全没问题。”的感觉。弗里恩的双臂在墙面的顶端撑起,双脚稍微一发力,轻松就翻过了那堵墙。…令人刮目相看呢。奥兰多不自觉地笑了。

女生们也踩着奥兰多的双肩翻过了那堵墙,只是每次都要大呼小叫一下下。奥兰多私自认为这是每个女生惯用的语气助词就没在意多少,但是等他准备翻过去的时候,奥杰卡开始在另一头高呼“先不要过来”。奥兰多看不见墙壁另一端的局面,在奥杰卡话音未落时,奥兰多的身影已经出现在了众人眼前。

“呜啊痛痛痛痛痛痛痛痛痛痛痛痛痛死了!不是说了叫奥兰多先不要过来吗!”
“真是笨拙啊,老师,我们这边还没有做好接应的准备你就来了,那岂不是自讨苦吃吗。”
“啊,勾到裙角了,这就是所谓的植被吗,真麻烦。”
“喂,弗里恩你也是的,为什么不提前告诉我们一声啊,你看,这下好了吧!”
“真是抱歉连累各位了,我不应该那么早就过来的。…”

原本弗里恩翻过来的时候就发现墙边围着一圈扎人的草丛,然而必须要站在草丛里才能有合适的距离接应到从墙那一头翻过来的人,所以弗里恩一直都站在草丛内。考虑到最后一个过来的奥兰多没有人给他肩膀作为支点,他自己翻过来的话惯性可能会比较大,所以让女生们也一起站在草丛里接应了。结果奥杰卡还没站稳,奥兰多就来了,导致一连串压制性的摔倒局面产生了。想不到吧!虽说是这样一个狼狈不堪的局面,但是彼此还是感受到了对方是真的在用心付出啊。

当奥兰多再一次转头看向弗里恩时,发现弗里恩的瞳孔中也映照出了自己的面孔。两人没说什么,却彼此点了点头。

-

医务室里。

灰鸦:“哎呀你们真是太不小心了怎么会这样啊莫非你们是迟……”

奥杰卡:“停!停!”

灰鸦:“那你们可以考虑一下要不要跟我做个交易什么的只要你拿你的灵魂跟我交换,我就……”

众人:“不好!”

周是全世界的宝物…抽泣。我不是周黑,我爱他的。←闭嘴。
我觉得周太受了吧 攻的话也攻不过三秒钟。然后 奋周是私心,站tag致歉。←胡说,明明是你画不来Finn。

奋周…奋周好啊。←你这是周奋。
日常一吸。

p1.吹周使我快乐。
p2.少年你谁。(……
对,就楼下那个圣瓦 刺激。

是一张十分ooc的Chow……!!他是天使呜呜呜呜///
顺便悄悄问问有没有月水同好,感觉这一对很冷的样子…。